— 咨询热线 —15053997886
网站首页 概况 新闻资讯 传承人 数字资源库 学术视野 传承载体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

学术视野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术视野 >

鲁南五大调与【马头调】(连板)的关系研究

发布时间:2021-07-17
鲁南五大调与【马头调】(连板)的关系研究
麻文广;柏文泰
鲁南五大调是明清以来,流传于鲁南地区用方言演唱的以“满江红”“玲玲调”“大寄生草”“淮调”“大调”等五个腔调为主的声乐套曲。[1]2008年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(Ⅱ-103)。在其极盛时期遍及日照的石臼所、涛雒、安东卫、岚山头,郯城县的马头镇、高峰头以及原临沂县(今兰山区、罗庄区、河东区)、临沭、苍山、莒县、莒南等县区。其中,演唱规模大,人员数量多,演唱曲目广,当属郯城马头镇和日照的石臼所两地。当下,鲁南五大调的传承区域为临沂市的郯城县和日照市的东港区。
目前,学界对鲁南五大调的研究主要集中于起源、流变、演唱风格、音乐特征等方面。关于起源,虽然实证研究匮乏,但“鲁南五大调源自明清俗曲”这一观点在学界已达成共识。下文以明清俗曲的代表作《白雪遗音》中唯一工尺谱的曲词【马头调】(连板)为例,从其渊源、题材、词格、曲调等诸多方面与鲁南五大调进行全面比较的基础上,探讨鲁南五大调与明清俗曲的渊源关系,以期进一步佐证鲁南五大调即为明清俗曲遗存与延续。
一、众说纷纭的渊源
关于鲁南五大调的渊源,说法众多。其中,其渊源的研究归纳为“江淮说”“五大宫曲说”“扬州清曲说”三种。
“淮调之歌源出于江苏淮安府。”[2]那时,商贾们通过京杭大运河经江苏邳县入沂河,把江淮一带的民间音乐带到山东,于是认为出自江淮;“明清以来江苏民歌同安徽、山东等邻省之间民歌互有渗透,……还有,我省较早流行的《满江红》《南京调》(即《寄生草》)等,至今仍在临沂地区流行的‘五大调’中传唱未辍。”[3] “鲁南五大调与苏北五大宫曲同出一源,至少有六百年以上的历史。”[4]郯城与苏北莅临相接,有自然传播的有利条件,而日照面临黄海,商贾们凭藉海运经商,南下江苏、上海等地,据此认为是苏北“五大宫调”传入山东的结果;“小唱以琵琶、弦子、月琴、檀板合动而歌。最先有【银钮丝】【四大景】【倒扳桨】【剪靛花】【吉祥草】【倒花篮】诸调,……近来群尚《满江红》、《湘江浪》,皆本调也。其京舵子、起字调、马头调、南京调之类,传自四方,间亦效之,而鲁斤燕削,迁地不能为良矣。”[5]可见,1740年间的扬州就已盛行【吉祥草】(【寄生草】)和【满江红】,已故山东民间歌曲收集者王川昆在其《山东民间大型套曲五大调音乐研究》中记有:“从我们掌握的材料上看,扬州清曲与五大调的关系是有着极其嫡近的亲缘关系的。”[6]由此有人认为是扬州清曲传入山东使然。综上所述,虽然以上三种说法的区域位置不同,但传播媒介与水运有关联,源于水运的商业文化是毋庸置疑的。
水运在古代交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,有河运就必然有供船只停靠的码头,以便上下货物或旅客,码头的形成地方在促进商贸活动繁荣和经济发展的同时,文化娱乐活动也得到繁荣。水运作为古代南北物资货运的主要通道,其在货物运输的同时,诸多的民间曲调也随着商贾、艺人的往来而进行传播,河运也承担着古代音乐文化传播的重要功能。
【马头调】(【码头调】)就是指流行于码头的多种曲调,内容上以盼郎思夫和儿女情长为主,曲调风格委婉细腻。郑振铎先生在《中国俗文学史》一书中认为:“马头调的解释,也许便是‘码头’的调子之意吧,乃是最流行于商业繁盛之区,贾人往来最多的地方的调子。歌唱这调子的,当以妓女们为中心。”[7]王川昆在《山东民间大型套曲五大调音乐研究》中记有郯城【马头调】,其在1957年收集鲁南五大调时,据80多岁的张怀春先生讲,“据说清康熙年间的郯城马头镇,就已有【马头调】和【满江红】了,并且已有专门演唱的民间艺人。”[8]马头镇紧邻沂河,通过古沂河航运与京杭大运河相连,水路交通便利,是商贸物资交流码头。位于郯城县马头镇民主街的源兴涌商号旧址,彰显商贸繁荣的原有面貌。
鲁南五大调的另一流传地是“日出初光先照”的日照,两地相距100余公里,同属于临沂地区。明朝人钟羽正曾描述说:“海曲踞青阳南趾,面背溟壑,不数十里,涛、臼、夹仓诸区,皆可通艅艎”[9]这说明,日照沿海的岚山头、石臼所、涛雒等地,早在明朝就是重要的贸易港口。(清)方正玭《石臼所观海》中有这样的描述:“江淮红粟达神京,转运都由石臼行。”[10],说明石臼港明清时期就是南北中转枢纽,是维系日照与外地进行贸易往来的必经之路。
华广生在《白雪遗音·序》说:“聚佳友於蘭臺,各曬便便之腹,吐妙詞於芝室,同吟皙皙之章,聊試寫乎蠅頭,居然成其雁陣。”[11]可见,所收之词来源于其余友人聚会时之吟唱。华氏及其友人应皆文人,所记下的除来自听闻及意外,自也不乏其创作修订润饰之作品。可见文人与俗曲的关系密切,文人创作所惯用的手法,自然也极易影响俗曲之创作。“广生居于济南,故所收歌曲以山东济南为主,亦间及南北诸调。”[12]《白雪遗音》的收集地和鲁南五大调的盛传地都在山东省境内,都是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市井文化繁荣而生的艺术形式,迎合了当时商贾、市民阶层的文化娱乐和消费需求,都属于明清俗曲的范畴。
二、一脉相承的题材内容
鲁南五大调的民间艺人划分为“五景”“五盼”“八恨”“七多”“七赞”等,与《白雪遗音》近似。见表1:
表1 鲁南五大调与《白雪遗音》在题材上的比较

鲁南五大调 《白雪遗音》
分类 内容 分类 内容
五景 春景、夏景、秋景、冬景、总景 五景 春景、夏景、秋景、冬景、总景
五盼 盼冤家、盼情书、盼才郎、盼郎归、盼佳期 四盼 盼冤家、盼情书、盼才郎、盼郎归
八恨 恨别离、恨当初、恨冤家、恨薄情、恨佳人、恨爹娘、恨薄命、恨烟花 七恨 恨别离、恨月老、恨烟花、恨冤家、恨爹娘、恨佳人、恨当初
七多 盼多情、想多情、送多情、梦多情、遇多情、会多情、思多情 八多 盼多情、想多情、送多情、念多情、梦多情、忆多情、见多情、留多情
可见,鲁南五大调与《白雪遗音》题材内容近似,都在山东境内,人文文化之间的交流与传播是一脉相承的。
三、同一母曲的词格
【马头调】(连板)是《白雪遗音》收录的唯一一首带有工尺谱的曲词。而《白雪遗音》是清代嘉庆、道光年间由(清)华广生辑录的俗曲总集,明清俗曲的代表作,对研究明清俗曲,探讨俗曲曲种的发展与演变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。【马头调】(连板)的词最早见于《聊斋志异》卷二《凤阳人士》,虽有谱无韵、有音无板、词句讲究,但其附在《白雪遗音》卷首是华广生先生最为看重的,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。
赵景深在《白雪遗音·序》中曾说:“【岭儿调】的体式与【马头调带把】差不多”,[13]之后,还分析了【玲儿调】《红楼梦》的词格结构:
曾有一部《红楼梦》——何人所评?
越思越想,(尽)都是痴情——俱在(花)园中。
(好一座)大观园,楼台亭阁真雅静——万紫千红。
(你看那)贾宝玉,独占群芳恩爱重——个个弄情。
黛玉宝钗,袭人香菱——与众(更)不同。
最可恨,抓尖卖乖王熙凤——吃醋(落)骂名。
这才是,十二金钗归贾政——生死(在)金陵。
得出“凡括号里面的字都是衬字,这一首的词格完全适合七、四四、三七、三七、四四、三七、三七的规律。其他各首当亦类此。编者把这两种调子放在一起,应该是知道二者的密切关系的。”[14]鲁南五大调【玲玲调】亦称【岭儿调】【勾儿调】。下面就曲词结构对《白雪遗音》中【岭儿调】《减芳容》与鲁南五大调【玲玲调】《减芳容》进行计较。见表2(加点的为“带把的”):
表2 【岭儿调】《减芳容》与【玲玲调】《减芳容》在曲词结构上的比较
【岭儿调】《减芳容》[15] 【玲玲调】《减芳容》
(第一句)减芳容,奴的忧恨千层,人说是病,我说是病,虽然是病,我可何常是病,自己个心里明。 (第一大行腔)减芳容,奴的闺病重,病儿重千重。你说是病,他也说是病,谁知是病不是病,自己心里明。
(第二句)随心的好事,成何用,中何用,魂想不能,我可梦想也是想不能,空叫我盼多情。 (第二大行腔)虽然是病,中何用,成何用,回想不能,梦想不能,叫奴盼多情。
(第三句)曾记得当日的离别情分,欲要送,懒待送,携手送,我可挽手送,哭得眼睛红。 (第三大行腔)想当初,离别时节,欲待送,懒得送,携手儿送,挽手送,哭的眼通红。
(第四句)到而今,丢个净,撇个净,闪个净,你可忘个净,心肠冷如冰。 (第四大行腔)至今丢了个净,撇了个净,倒把奴家忘了个净,心肠冷似冰。
(第五句)自叹我这红颜薄命怕做梦,偏做梦日里梦,我可夜里还是梦,终日睡朦胧。  
(第六句)这相思害得我,没了命,忘了命,恨你几声,我可骂你几声,恨的我牙根疼。
(第七句)从今后,要无情,硬着心肠我把心肠硬,一笔勾个清。
通过上面的比较我们不难发现二者之间其唱词的韵脚、格式、内容相同,都采用了“带把的”形式。只是句数上的不同,【岭儿调】《减芳容》为七句唱词,而鲁南五大调【玲玲调】只有四句构成,这也是【玲玲调】的基本唱腔,老艺人称之为“四大行腔”[①]。可见,曲词在传习的过程中,会衍伸出多种变化的曲词,如加入衬字、衬词、省略或缩减唱词等,甚至许多新曲也蜕变自原有曲词,仍承袭了原有曲词的许多特质,从而形成同一曲词家族,彼此间皆呈现着“同中有异,异中有同”的关联性。二者在文化基因上具有一致性。
另外,赵景深先生在《白雪遗音·序》中,认为:“【寄生草】与【马头调】每每大同小异”[16],并对照《霓裳续谱》卷四【寄生草】与《白雪遗音》卷二【马头调】唱词得出:“至少有二十首是近似的”[17]。从词格上证明了二者为“同一母曲”。板俊荣、张仲樵先生著的《南京民间俗曲音乐研究》中认为:“曲牌【寄生草】……尚有地方称【寄生草】为【南调】【大调】(即【南寄生草】)【波扬】(即【番调寄生草】)【大寄生草】【大寄生】【寄生】。这样纷繁的别称利弊参半:弊端是混淆耳目,难觅其源;利者是今人自此可以得到一些觅取其源流的线索,也可概览【寄生草】的流变轨迹。”[18]【寄生草】与【大寄生草】是同一曲牌的不同称谓。下面试从曲词结构上,比较【马头调】(连板)和鲁南五大调【大寄生草】(《轻轻来到葡萄架》《清晨起来河边站》《华容道》)。见表3:
表3 【马头调】(连板)与【大寄生草】在词格结构上的比较
句序 词名 主词 字数 “带把的” 字数
第一句 【马头调】 黄昏卸得残妆罢 7(4+3) 窈窕可夸 4
轻轻来到葡萄架 轻轻来到葡萄架 7(4+3)    
清晨起来河边站 清晨起来河边站 7(4+3)    
华容道 忽听三声连环炮 7(4+3)    
第二句 马头调 窗外西风冷透碧纱 8(4+4) 凄凉更加 4
轻轻来到葡萄架 葡萄架下开桂花 7(4+3)    
清晨起来河边站 隔河看见一支莲 7(4+3)    
华容道 杏黄旗儿空中飘 7(4+3)    
第三句 马头调 听谯声一阵一阵细雨下 10(3+7) 不住滴嗒 4
轻轻来到葡萄架 那葡萄,一嘟噜一嘟噜头朝下 12(3+9)    
清晨起来河边站 那荷花青枝绿叶真好看 10(3+7)    
华容道 关胜君跨马提刀高声叫 10(3+7)    
第四句 马头调 闪煞奴一灯孤影对绣榻 10(3+7) 恨咬银牙 4
轻轻来到葡萄架 那桂花,一朵一朵开满杈 10(3+7)    
清晨起来河边站 恨不能掐它一朵常陪伴 10(3+7)    
华容道 奉军令特来捉拿曹操 9(3+6)    
第五句 马头调 望穿秋波不见冤家 8(4+4) 两泪如麻 4
轻轻来到葡萄架 酸溜溜葡萄,香喷喷桂花 10(5+5)    
清晨起来河边站 河宽水深难也进前 8(4+4)    
华容道 我国军师算得高 7(4+3)    
第六句 马头调 不知他贪恋何处花柳下 10(3+7) 撇了奴家 4
轻轻来到葡萄架 一霎时倒把一个人爱煞[②] 10(3+7)    
清晨起来河边站 思想起见面不如不见面 10(3+7)    
华容道 他算你兵败必走华容道 10(3+7)    
第七句 马头调 好叫我手拿绣鞋占一卦 10(3+7) 盼不到他 4
轻轻来到葡萄架 爱煞人倒把一个人爱煞 10(3+7)    
清晨起来河边站 思想起见面不如不见面 10(3+7)    
华容道 他算你兵败必走华容道 10(3+7)    
从上表的曲词结构上可以看出:主词的结构都是七句构成,通篇押韵,字数相近,平仄相近且较为整齐,遣词造句比较讲究,都表达忧思忆念的情绪。从其词格上看,【马头调】(连板)与鲁南五大调【大寄生草】联系紧密。
由此可见,在词格上,《白雪遗音》中【马头调】【寄生草】与鲁南五大调【岭儿调】【大寄生草】是同一家族成员,是传播过程中形成的衍化类型,是“同一母曲”下曲牌的不同称谓。
四、相似的曲词调式
郑振铎在《中国俗文学史》中认为:【岭儿调】“比之【马头调】,这调子的变化却多了;……但题材方面比较简单,所取用的,只是思妇怀人之什和传奇小说的故事而已”[19]郑先生认为题材和曲调结构上是非常接近的,没有对曲调的旋律和旋法做进一步说明。板俊荣、张仲樵在《中国古代民间俗曲曲牌、曲词及曲谱考释》一书中认为:“从【马头调】与【岭儿调】题材上看是比较接近的,于是,他们在曲调特征上相似的可能是不能完全排除的。”[20]另外,民国崇彝《道咸以来朝野杂记》云:“马头调……大七句,其曲甚长,并非只有七句,其腔调仅七个,倒换用之而已,不好听,然唱者最费力,凡师之教徒,多以为此课程,练习音与气也。”[21]而鲁南五大调【玲玲调】被传承区域的老艺人和老民歌手们称为“唱功曲”,在民间一直流传着“【玲玲调】实难唱,腔难正,弯难拿,说书唱戏的都憷它。”原因在于大拖腔的腔弯多,每一段都有拖腔,少则出现七、八个、多则十几个,竟有在四个字的短句上,形成的三十六拍的大拖腔。在鲁南五大调传承区域流传着这样的歌谣:先学习【淮调】【满江红】,【寄生草】根本不费功,破本使劲地唱“玲玲”。下面我们就曲调结束音对【马头调】(连板)和鲁南五大调【玲玲调】《减芳容》(带把)进行对比。见表4(加点的为“带把”):
表4 【马头调】(连板)和【玲玲调】《减芳容》在结束音上的比较
【马头调】(连板)
唱词
结束音 【玲玲调】《减芳容》
唱词
结束音
(第一句)黄昏卸得残妆罢,窈窕可夸。 5(合) (第一大行腔)减芳容,奴的闺病重,病儿重千重。你说是病,他也说是病,谁知是病不是病,自己心里明。 5
(第二句)窗外西风冷透碧纱,凄凉更加。 1(上) (第二大行腔)虽然是病,中何用,成何用,回想不能,梦想不能,叫奴盼多情。 1
(第三句)听谯声一阵一阵细雨下,不住滴嗒。 5(合) (第三大行腔)想当初,离别时节,欲待送,懒得送,携手儿送,挽手送,哭的眼通红。 5
(第四句)闪煞奴一灯孤影对绣榻,恨咬银牙。 1(上) (第四大行腔)至今丢了个净,撇了个净,倒把奴家忘了个净,心肠冷似冰。 1
(第五句)望穿秋波不见冤家,两泪如麻。 1(上)  
(第六句)不知他贪恋何处花柳下,撇了奴家。 5(合)
(第七句)好叫我手拿绣鞋占一卦,盼不到他。 1(上)
通过以上对比,我们不难发现,二者在词格上近似,句句押韵;在调式上相同,都是宫调式,徵音相间,主音相同。
此外,从曲词结构看,【马头调】(连板)与鲁南五大调【大寄生草】是“同一母曲”下的不同称谓,曲词的情绪比较相似;据现保存下来的鲁南五大调【大寄生草】乐谱资料看,二者调式相同,都是宫调式。由此我们可以推出,鲁南五大调【大寄生草】中含有大量的【马头调】(连板)曲调形态。
由此可见,《白雪遗音》中【马头调】【寄生草】与鲁南五大调【岭儿调】【大寄生草】是“同一母体”曲牌的不同称谓。因此,二者在旋律曲调的发展上具有一致性,音符、节奏、组合方式及其韵律就必然有很多相同或相似之处。
Copyright © 2018-2020 鲁南五大调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  技术支持: 织梦模板  ICP备案编号:鲁ICP备17022964号-3